那不勒斯弃赛:德佬的一次“有理取闹”

北京时间今天(5日)凌晨,原定进行的尤文和那不勒斯的比赛因为那不勒斯开赛后45分钟未能到场,按照规则尤文被判3比0胜利。这是一场“诡异”的比赛,要弄清楚这其中的来龙去脉,还要从意大利另一座城市热那亚说起。

意大利当地时间10月4日晚上,一场堪称“诡异”的比赛在都灵上演,在尤文图斯的安联竞技场,一切都像往常那样按部就班地进行着,限定人数的观众被允许进场,赛前赛后的采访区布置完毕,尤文图斯的首发球员以及主罚本场比赛的裁判们在通道内准备进场,唯独,缺少一个对手。

尤文图斯的对手那不勒斯在哪里?他们在前一天早些时候已决定不会前往都灵参加这场意甲第3轮的比赛,原因是当地卫生局未能放行。但尤文和比赛官员们的过场还是要走,因为按照规则,开赛45分钟后,有球队未能抵达现场参赛,将直接被判0比3负于对手。

2020年的多事之秋,我们仍在见证更多的离奇事件,要弄清楚这其中的来龙去脉,还要从意大利另一座城市热那亚说起。

当地时间9月25日周五,热那亚门将佩林出现了发烧症状,于是当天他没有参加训练,并接受了新冠病毒测试,测试结果在周六中午出炉:阳性。此时距离热那亚客场对阵那不勒斯的比赛还有29小时左右。为了能够正常比赛,热那亚全队紧急加试了两轮,检测报告显示,只有舍内呈“弱阳性”,按照足协的“医疗协议”,热那亚剩余阴性的球员启程前往那不勒斯参加了比赛。

可怕的是,在热那亚球员从那不勒斯返回后,个别球员感染事件上升为了群体感染事件。截至目前,热那亚一线人,占到大名单的多一半,他们接下来同都灵的比赛也因此被推迟。米兰一位专业医疗机构的负责人分析称,病毒潜伏期可能是造成疫情继续在队内蔓延的主要原因,这给接下来的事件埋下了隐患。

与此同时,作为密切接触的那不勒斯全队也在10月2日和3日相继公布了两名球员(泽林斯基、埃尔马斯)感染的消息,此时距离他们同尤文的比赛也只剩一天。至此,队内球员的发病轨迹和热那亚已经很像了:同样是在比赛前两天发现了感染者,同样是经过了3轮核酸检测,同样在赛前只有2人呈阳性,但病毒是否继续蔓延,是否会传染给尤文,我们不得而知,但有这种可能性存在。

这就是那不勒斯做出弃赛决定的潜在动机,而直接原因则是那不勒斯当地卫生局的一则通知。在叙述接下来的事件发展过程之前,笔者需要解释一下球迷们普遍关心的几个问题:

有,通知的内容曾被安莎社、《米兰体育报》等媒体转载,是以邮件的方式,由那不勒斯所在的大区坎帕尼亚大区在10月3日发给那不勒斯俱乐部的,而这仅是第一封邮件。10月4日,也就是比赛当天,俱乐部收到了来自当地卫生局的第二封邮件,内容与第一封大致相同。

事实是都没有,在第一封邮件里,卫生局的说法是:“收件方需要做到不要远离住所”,第二封邮件里则写道:“由于公共健康原因,密切接触者仍必须履行责任遵守在各自住所进行的受托隔离。”总之,那不勒斯俱乐部把这当作是当地卫生局不放行的明确依据。

需要,按照意大利足协与技术科学委员会联合制定的适用于体育赛事的医疗协议,每场比赛前都需要当地卫生局的放行,只是由于之前没有发生不放行的情况,所以媒体没有报道,这一规定也在昨天尤文图斯医疗负责人的口中得到证实。

于是在当地时间10月3日晚上,那不勒斯的球员和教练们已经准备登机的时候,收到通知的俱乐部又把他们叫了回去,并决定不再前往都灵参加同尤文的比赛,一个可以说是注定会爆发的矛盾终于拉开帷幕。

尤文的态度很明确,严格遵守医疗协议,严格执行意甲联盟的规定,因此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在得知那不勒斯的决定后,意甲联盟正式下达通知:“依照意大利足协与技术科学委员会(制定国家防疫规定的权威机构)制定的医疗协议,国家及地方职权对比赛的妨碍是无效的。”也就是说,作为意甲联盟的成员,你那不勒斯首先要遵守我们的医疗协议。

意甲联盟在另一段还举了几个例子:“相同的标准已在赛季过去的比赛中使用多次……比如都灵面对亚特兰大,米兰前往克罗托内或是热那亚前往那不勒斯参加比赛,和今天亚特兰大进场对阵卡利亚里……”言外之意:为什么别的俱乐部有感染者之后都正常参加了比赛,唯独你那不勒斯不行?

这里确实存在一个疑问,为什么只有那不勒斯当地卫生局没有放行?《晚邮报》曾爆料,当地时间10月3日周五,也就是那不勒斯发现第一个确诊球员后,那不勒斯主席德劳伦蒂斯就曾致电意甲联盟要求推迟比赛,在《晚邮报》看来,德佬应该也向当地卫生局施加了压力,以达到推迟比赛的目的。

笔者倾向相信这样的说法,因为在意大利,各家俱乐部都会和当地卫生局以及医疗机构搞好关系。卫生局能不能放行,医疗机构能不能给出依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俱乐部的态度。比如最近感染的“抗疫战士”伊布,赛季初从瑞典回到意大利时,就没有隔离满14天,由米兰当地医疗机构提供依据后,几次核酸检测为阴性后就提前放行了,按照俱乐部的说法,也是符合规定的。换做其他俱乐部遇到那不勒斯这种情况,可能会向当地卫生局求情,保证正常完成比赛,而不是相反。

不过,意大利各地的隔离措施本来也是一本糊涂账,国家有国家的政策,各大区却又有自己的一套标准,不像中国这样能够做到严格统一,最终导致了各种模棱两可的处理办法。

为什么说这是一场注定的矛盾呢?因为很明显,适用于足球赛事的医疗协议是整个防疫大环境中的一个特例,政府和足协为了让比赛能够进行下去各种开绿灯,降低防疫的标准,让球员和俱乐部工作人员冒风险。比如在正常情况下,新冠呈阳性的密切接触者需要严格隔离14天,但在俱乐部发现感染者后,只需要在赛前24小时对其他球员进行多次检测,呈阴性者即可正常参加训练和比赛;再比如,医疗协议规定,在公共场所人与人之间要保持至少1.5米的距离,在身体频繁接触的足球赛场里是基本不可能做到的,互相亲吻或是扭打也是屡见不鲜。

“国家法案高于体育规则”,那不勒斯俱乐部律师的一句话瞬间让他们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至少在这起事件中)。这是医疗协议的漏洞,那不勒斯发现了其中最站不住脚的地方,因为俱乐部不仅是一家足球俱乐部,它首先也是一个企业,球员不仅是球员,他们首先是一个国家公民。多少医疗专家都出来解释过,避免进一步传染最合理的办法就是严格隔离,但目前在意甲或是其他联赛中根本做不到。

意甲联盟一直强调各家俱乐部都严格遵守了医疗协议,事实上未必,就一条:“如发现有感染者,要在赛前48小时对其他球员进行检测”,但如果再次检测出阳性的呢?是不是还需要再保证腾出48小时的时间来确保安全?这又是一个模棱两可的规定,热那亚最后的一轮检测在比赛日当天凌晨才完成,处于潜伏期的球员是不是仍存在巨大的传染其他人的隐患?

其实,意甲联盟并不怕那不勒斯不来比赛,反正你有不来的理由,我有判你输的规定,真正麻烦的是那不勒斯这么一闹,结果真的来比赛了,赛后如果遭遇大面积感染,那将把联盟置于风口浪尖,这个责任谁来负?

在意大利,很多事件都逃不开政治因素。我们无需去揣测德劳伦蒂斯在这件事上的其他动机,他让意甲联盟难堪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前几天在米兰之家进行的三家峰会(尤文、米兰、国米)也说明了,传统北方三强在政治上仍属同一阵营,而另一阵营的首领正是德劳伦蒂斯,代表南方球队的利益,拉拢中小球队。

如果那不勒斯被判0比3负,那德佬一定会上诉为自己争取利益。而如果最终比赛被推迟,那不仅是属于那不勒斯的胜利,更进一步的,是将推动足协医疗协议的大改甚至整个赛程的改变。稍微看下本赛季的赛程就足以明白,在本就异常密集的赛事安排下,尤文图斯和那不勒斯的比赛一旦推迟,基本找不到空隙完成补赛。《共和报》报道,医疗协议的更改可能将迫使联赛走向B计划:季后赛模式。

巧合的是,季后赛模式正是德劳伦蒂斯在赛季前大力提倡的,得到了意大利足协主席格拉维纳的积极态度,但最终被联盟否决。季后赛模式的好处是可以缩减比赛场次,缩短赛程,但是偶然性将导致尤文图斯可能成为最大受害者。德劳伦蒂斯在推销季后赛模式时曾经明确说过:“连续9年的夺冠(对联赛)是非常不利的。”

值得注意的后续,那不勒斯在据理力争的同时也要防止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毕竟那不勒斯主席在严格遵守防疫规定这点上并不那么有说服力(在有症状的情况下仍然参加了意甲联盟会议,并在过程中被通知确诊阳性)。本轮比赛后将迎来国家队比赛日,确实是有时间执行14天严格隔离措施了,但按照国家规定,队中的密切接触者在隔离结束前是不能出国的,所以那不勒斯也不应该对球员放行,到各自国家队报到。既然站出来做了防疫卫士,就要一直坚持下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eistech.com/,那不勒斯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