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黑手党“教父”的诞生和陨落(组图)

普洛文扎诺是意大利黑手党中“老板的老板”,掌管着整个“黑色帝国”,但他本人却从1963年以来就再没有露过面。他的一生充满传奇,从一个农村的穷小子到黑帮老大,他的个人命运和黑手党的命运紧紧相连。帮派里面有人称他为“拖拉机”,意即他似拖拉机一般地铲除异己,毫不留情;也有人喊他“会计师”,表明他像会计师一样带领黑帮走上经济之路。

本周普洛文扎诺的最终被捕也许正验证了黑帮教父们无法逃脱的命运,而他留下的权力真空是否会引发黑手党内部的新一轮帮派战争,还未可知。

根据几十年前的照片(左),警方提供了贝尔纳多·普洛文扎诺的模拟画像。右为被捕时的普洛文扎诺。

自从普洛文扎诺1963前消失后,警方实际上掌握的线索是非常少的。警方只拥有50年代的普洛文扎诺的指纹,1959年的几张照片,还有用电脑合成的普洛文扎诺现在的模样,但是这么多年警方就连他的一件个人物品和电话记录都没有找到。

由于与1992年谋杀意大利著名“反黑”人士相牵连,普洛文扎诺被法庭缺席审判,判处终身监禁。

对于黑手党的了解,我们或许还只停留在一些影视作品的层面,其中令我们印象最深的要数由马龙·白兰度主演的影片《教父》。“教父”是黑手党家族的掌门人,是整个庞大罪恶王国的掌舵者。他拥有生杀大权,可以随意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他富可敌国,拥有旁人无法想像的巨额财富;他深陷各种阴谋杀戮,拥有旁人无法想象的传奇人生。但是真正的黑手党教父的生活,恐怕与电影并不完全相似,但是惟一相同的一点就是冷酷铁血、身不由己、杀戮不断。

这是一个江湖,只要有权力和利益,就会有冲突和杀戮,即使是黑暗的王国也不例外。本周被捕的意大利黑手党教父普洛文扎诺的一生就纠结着权力和血腥,阴谋和暗杀,他的前任里纳、前前任利焦都是如此,在这里没有人是个例外。

意大利人用Mafia一词形容黑手党,它起源于1282年复活节的西西里起义。当时,一个巴勒莫少女在结婚当天被法国士兵强奸,整个西西里开始了疯狂的报复,他们袭击见到的每一个法国人,并提出“MortoAllaFrancica,ItaliaAnela”(消灭法国是意大利的渴求),而Mafia就是这个口号的字母缩写。

直到20世纪初,意大利黑手党不断扩大势力,插足于各行各业,大肆进行抢劫、焚烧、械斗、绑架、枪杀等活动,逐渐形成了由几个家族垄断某个或几个行业的黑手党帮派。帮派内部组织严密,等级森严,有着不成文的帮规,使用着独特的暗语和黑话。在此基础之上各帮派还组建了一个更高层的委员会,他们称其为“荣誉社会”,以解决帮派间的矛盾冲突。

老板曾经形容普洛文扎诺“长了个猪脑,但开枪的时候却准得有如天使”。这个“天使”帮助老板铲除异己,扫射几十枪,也为自己的升迁开创了道路。但是,其后的事实证明,他的老板大错特错,普洛文扎诺相当狡猾。

普洛文扎诺出生于1933年,他的父母都是乡下人,住在巴勒莫以南40英里的科莱奥内,那是一个又脏又穷的小城镇。别看那个地方不起眼,可出了好几个黑手党头目,而且很巧合,美国经典电影《教父》中的黑帮老大家族就姓“科莱奥内”。

10岁那年,普洛文扎诺就离开了学校,不过几年就加入了黑手党,效忠于非常有野心的黑帮大佬利焦。他当时长得矮矮胖胖、沉默寡言、行动迟缓,一副“愚蠢”的外表。利焦曾经形容他“长了个猪脑,但开枪的时候却准得有如天使”。但是,其后的事实证明,利焦是大错特错了。

当时二战刚过,曾经深受墨索里尼的意大利黑手党正处于复兴阶段,把活动重点逐渐转入了城市。他们用暴力手段打击竞争对手,进行土地投机买卖,承包建筑业,开办旅馆、赌场,贩毒,甚至将触角渗透到了政界。

利焦是个患有脊椎病,拄着拐杖的家伙,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没有什么背景。但是他却凭借过人的胆识和冷酷的性情,得到了当时科莱奥内的黑手党头子迈克尔·纳瓦拉的赏识,成为了他的助手。

利焦得到提升之后,帮纳瓦拉策划了一系列谋杀行动,同时一名反黑警员普拉西多·瑞佐托一直在调查他。1948年,受够了瑞佐托的利焦绑架并杀害了他,只有一个农家的小孩看到他把尸体拖走。这个小孩受到了惊吓,歇斯底里地跑回家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自己的妈妈。之后,这个小孩子就死掉了,后来查明是中毒身亡。

1958年,迈克尔·纳瓦拉被人暗杀,112发子弹倾泻到他的汽车上,他本人身中76颗子弹。制造这起骇人听闻谋杀案的不是别人,就是黑手党“新星”托托·里纳和普洛文扎诺。

几年之后,意大利经济复兴,利焦的权力欲似乎也跟着复兴了,他已经不满足于只是纳瓦拉的助手,他不仅想取代纳瓦拉的位置,还想将黑社会势力扩展到整个巴勒莫去,他与纳瓦拉不和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科莱奥内是个缺水地区,纳瓦拉多年来一直掌握着该地区的水源分配权。他以每桶水3什库尔的价钱将水卖给农民浇地,从中牟取暴利。自由党答应上台后立即批准修建一座拦河大坝,既解决利焦地盘上的果园灌溉问题,又让拥有庞大货车队的利焦在承包大坝工程运输中大捞一把。纳瓦拉闻讯后,便拼命资助不同意建坝的基督教。于是,双方展开了一场竞选战,这场战斗以纳瓦拉获胜告终,但是利焦并不想就此退出。纳瓦拉曾经派遣15名神枪手潜入利焦的房间,准备暗杀他,但是利焦从事先设计好的暗道中逃脱了。

这“一擒一逃”仿佛留下了伏笔,利焦的报复随即到来。1958年,迈克尔·纳瓦拉被人暗杀,112发子弹倾泻到他的汽车上,他本人身中76颗子弹。制造这起骇人听闻谋杀案的不是别人,就是黑手党“新星”托托·里纳和普洛文扎诺。这次成功的暗杀仿佛为二人在黑手党内部的升迁开创了康庄大道,二人分别成为了利焦的左右手,随后的几十年之中,先后成为了意大利黑帮“教父”。

到手的“家长”职位被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抢走了,普洛文扎诺怎能甘心。虽然兽性十足的“”托托·里纳如愿以偿,但是自此埋下了派系斗争的伏笔。

经此一役,利焦终于爬上了家长的宝座,成为科莱奥内地区的太上皇。他带领自己的家族,干下了一桩又一桩使意大利震惊甚至使全世界哗然的暴行,最典型的包括:制造飞机失事,杀害意大利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总经理马特;绑架并杀害西西里《时报》经理马乌罗;枪杀巴勒莫总检察长斯卜寥内;绑架并杀害意大利前总理莫罗等。利焦的野心越来越大,开始觊觎全西西里黑手党的霸主地位,但立刻遭到别人的暗算,一名黑手党成员向警方透露了重要的消息,随后利焦陷入了警方的追捕,并于1974年被逮捕,19年后死在监狱里。虽然普洛文扎诺和托托·里纳在这段时间里都为利焦出生入死,但是“家长”的位子只有一个。利焦入狱后,从狱中传出口信,让贝尔纳尔多·普洛文扎诺接替他担任家长职务。按黑手党的规矩,这根本不成问题,因为家长对本家族的事务是有绝对权威的。

但是托托·里纳的权力欲相当强烈,而且他在当时的势力也是最强的,他一气之下愤然出走,几个月之后,又被巴勒莫最高委员会召回了。普洛文扎诺被控没有决策能力,因而被罢免。托托·里纳如愿以偿,而普洛文扎诺却怎能咽下这口气?普洛文扎诺虽然看起来似乎更温和一点,但他的手腕并不比里纳软,这台“拖拉机”恐怕此时已经在考虑如何铲除里纳了。意大利黑手党内部新一代老大之间的纷争也就从此埋下了深深的种子。

在里纳强悍的表面,埋藏着一种轻微的神经质。曾长期为里纳开车的黑手党头目加斯帕雷·穆托洛说,他是一个可怕至极的要人。他与里纳1965年在狱中相识,并与里纳住在一间牢房。当时,里纳就显出了极强的权力欲望和极高的手腕。排队时,所有人都要向他致意,下棋时不能赢他的棋,否则他会勃然大怒。西西里卡塔尼亚市黑手党的悔过者安东尼诺·卡里奥内这样描述里纳:“托托兽性十足。他的逻辑是:如果一个人的手指不好,最好是将其整个手臂砍下来。”

1981年,里纳见羽翼已丰,时机成熟,又发动了黑手党历史上第二次家族战争,清除了800多个异己,除掉了所有的对手,建立了绝对权力。

1991年,里纳成了黑手党世界的最高代表,可以对全世界的黑手党组织发号施令。巴勒莫市诺切区黑手党头目萨尔瓦托雷·斯卡里奥内这样形容他:“或是魔鬼,或是上帝,处处不在,又无处不在。”

普洛文扎诺踩着里纳创下的基业,成为了意大利黑手党的最高“教父”,他就像是一条船,总能载着黑手党到达更安全的地方;他就像个老狐狸,精打细算、笼络人心,使黑手党的钱没少赚,手法却更隐蔽,更难让警方抓住把柄。

里纳过于自负,他掌权之后修改了内部的规矩,不再与地方政府合作,而是与政府作对,因此被称为黑手党中的“”。此后,法官被暗杀,一些警察命丧街头,历史纪念碑遭到破坏时有发生,黑手党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1992年,两位意大利反黑法官乔瓦尼·法尔科内和保罗·博尔塞利诺在不到两个月内相继被害,此举被认为是黑手党公然向意大利政府宣战。

参与组织这次谋杀的即是里纳本人。里纳的自负遭到了意大利政府铁拳的回击。1993年,里纳被缉捕归案,大批黑手党高层骨干和众多小喽罗们也随后锒铛入狱。有传闻说,由于普洛文扎诺的告密,才导致了里纳的被捕。

普洛文扎诺在里纳当权的时候,幸运的被提拔为里纳的副手,顺理成章地接替了里纳的位置,成为了意大利“我们的事业”的家长。相比前任,普洛文扎诺更为狡猾,他主张与政府合作,比较低调温和,有黑手党“鸽派”之称。在他的“领导”下,黑手党“返璞归真”地采用了敲诈勒索、电子欺诈等更为隐蔽的犯罪手段,同时其他方面也做得相当隐蔽,把对社会的直接影响控制到最低点,令警方更难以抓到把柄。他通过更好的分摊黑手党利用非法手段获得的商业合同,从而减少了黑手党各地方势力的内部争端,因而他还另外获得了一个称号“会计师”。

影响公共建设工程合同的招标是黑手党一条传统的生财之道。过去,黑手党总是明目张胆地施加他们的影响力,千方百计让自己控制的公司中标。而现在“我们的事业”往往会让那些“干净”的公司去投标,而把自己的影响力施加在企业中标之后,比如,它会“建议”中标的公司去哪里购买水泥、到哪里购买推土机等。这样一来,黑手党虽然退出了招标“一线”,不再引人注目,但却靠着这种背后的影响力保证了“生意”照常运作、继续赚钱。

20世纪90年代,意大利曾举行过三次全国大选,而黑手党每次大选后都调整了自己的政治“策略”。意大利政府官员们说,如今黑手党直接影响大选的能力已大大减弱,在中左和中右这两大主要团体之间并没有明显的政治倾向,但黑手党的目标没有发生变化,依然是赚钱,做生意。

另外,普洛文扎诺的领导更为“民主”,这令更多的人愿意给他干活。过去,黑手党为了赚钱,真是“杀人不眨眼”。现在的黑手党杀的人比过去少多了。现在,“家长”们如果听说某个手下心有不满、打算跟反黑部门合作,一般不会再像过去那样立刻派出杀手处死这个“叛徒”及其家人,而是会立刻派一名“特使”去给这个人做“思想工作”,听他发发牢骚,试着挽留他。

反黑警员安东尼奥·英格罗亚说:“现在的黑手党更像是一个联盟,而不是一个独裁王国。普洛文扎诺建立了一个类似于理事会的组织,有四到七个人组成。在遇到大事件需要决策的时候,这些人才见一面。但是老板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否则整个黑手党就会分裂。这全都看他是否能够赢得多数人的意见,其他人是赞成还是反叛。”普洛文扎诺的部下们都认为,普洛文扎诺就像一条船,总能把黑手党家族带到安全的地方。

虽然是众所周知的“鸽派”,却丝毫无法掩饰他杀人不眨眼的“推土机”本质。自从1963年遭到通缉后就消失不见的普洛文扎诺,从没有走出西西里半步,隐蔽于深山,却牢牢控制着黑手党事务,令警方丢尽颜面。

虽然采用了比较温和的态度,但是普洛文扎诺的手腕并不比里纳软弱,他一样是一个“铁血人物”。除了扫射纳瓦拉,他在担任里纳副手的时候就掌管着“太平间”,一座用于铲除异己的建筑物。他亲手杀掉的人至少有四十几个,历年黑手党最恶名昭彰的案件,他几乎都有份儿,如1992年两个月内接连暗杀头号反黑手党法官法尔康和波瑟里诺,因此,普洛文扎诺早已在缺席审判下,被判处终身监禁了。

普洛文扎诺自从1963年就被通缉,一直处于逃亡状态,但是四十几年来却毫无破绽。普洛文扎诺十分狡猾,他知道在西西里岛每一个拐弯抹角处都有可能埋伏着警察或者摄像机,每一个朋友的微笑后面都可能隐藏着出卖,他做出每一个决定,都有可能造成失误,甚至犯下大错。他不相信电话或移动电话等现代的通讯设备,他担心被警方发现,所以只靠纸条传递信息,任何一名手下都不会连续见他3次以上。一名意大利检察官表示:“我们怀疑他有9年的时间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了。”在逃亡的过程中,普洛文扎诺仍成功地控制着意大利黑手党。其权力组织严密,西西里被分成4个区,每一个区他都只派一名专员负责,专员只向他一个人汇报情况。

普洛文扎诺不屑于逃到南非或者西班牙去,几十年来,他没有迈出西西里岛半步,就躲在巴勒莫和特拉帕尼之间的某个地方,这可令意大利警方大丢面子。长期以来,意大利警方成立专门负责逮捕普洛文扎诺的特别行动小组,动员了最为精锐的警察部队,雇用了数十名密探或者通风报信者,甚至配备了最为精良的设备对他进行全方位搜寻,多次采取行动展开搜捕,很多次失之交臂。

普洛文扎诺最大的资本就是对藏身地区的地形非常熟悉,周围村落里的人都暗中支持他,所以,警察只要出动,他会立即知道详情。专门报道黑手党动态的记者弗朗西斯科·利卡塔说:“消息总是比警察的车跑得快。”2001年1月的某天清晨,雾蒙蒙的天气。

几十名警员悄悄地进入一个距离巴勒莫4万米的一个小镇的山区中。侦查员们几个月来一直盯着镇上一所红色屋顶的水泥房子,他们认为意大利的黑手党头目可能在这里召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普洛文扎诺也有可能出席。

上午10点刚过,雾气刚刚散尽,只见两辆直升飞机降落在这个山腰上的小镇,多辆警车、吉普和武装人员冲了出来,逮捕了几名黑手党头目,但是却独独没有普洛文扎诺的身影。据后来叛变的黑手党成员向政府泄密说,那天早上普洛文扎诺确实在那里,但是他却在比那个房舍高处200米的山腰上的一个小房间呆着。(储信艳)

电影中的“教父”们锦衣玉食,身边美女如云,但是真正的“教父”生活有如苦行僧,他们除了权力,什么都无所谓,甚至和亲人的交流也只能依靠小纸条,就连儿子的婚礼也无法参加。

普洛文扎诺本来和妻子孩子一起逃往,但是1992年他的妻子和孩子突然回到克莱奥内镇上生活,并且开了一家洗衣店。按照黑帮的规矩,妻子突然回来,就意味着他们的丈夫死了。但是事实上,普洛文扎诺还活得好好的,他们夫妻之间的交流也是通过小纸条。警方表示,普洛文扎诺的两个儿子,一个是在校大学生,一个在当地经营着一家洗衣店,他们看起来对于父亲的黑手党职业不再感兴趣了。

意大利警方12日说,普洛文扎诺并没有被任何人出卖。他的被捕完全归功于传统侦破方式———“放长线钓大鱼”。最终,一包衣服出卖了“教父”。

11日,这名狡猾的老狐狸终于落网了。意警方经过长期监视布控,发现一名洗衣工每隔一段时间便到科里昂镇一处农庄运送洗好的衣服,顺便把脏衣服带走。经过分析,警方认定这户人家一定藏有“重要人物”,此人很可能便是在逃多年的普洛文扎诺。

警方调查小组利用一台可以瞄准1英里外动静的摄影机追踪普洛文扎诺的一些可疑随从的活动,就连普洛文扎诺的太太、小孩在科莱奥内的住家也被监视。11日上午,警方注意到普洛文扎诺太太将一个包裹从家中送往科里昂的农庄。罗马警署高级官员卡瓦里尔说,“今天(11日)早上我们看到他(普洛文扎诺)

伸出手来拿包裹,我们相信这正是动手抓捕的大好时机。“当警察如从天降般出现在普洛文扎诺面前时,后者竟然没有任何反抗。他开始时否认自己的身份,最后才不得不承认。

随后,警方在避难所里的发现泄露了普洛文扎诺作为一个“教父”的真实生活。警方发现冰箱里存有许多肉、面包和别的食品,其数量足够吃上几个月,但是在普洛文扎诺的内裤里却找到了1万欧元,这表明他在40多年的潜逃生涯中已经养成了突然逃离的习惯。

撒在“工作台”上的数以万计的小纸条和笔记都证明他还在掌控着整个黑道事业。

在那些纸条里,不仅有他发出的命令,还有很多是他个人的建议和想法,甚至连刚刚结束的意大利大选没有放过。

在很多普洛文扎诺还未来得及开封的信件中,有一封是请求指点投票的信件,里面写着:“如果有谁的话,尽早通知我。”警方还找到了许多他手写的小纸条,这些纸条随后用打字机重写了,不过用的是一台陈旧的奥里维提32型打字机。警方期望通过这些资料,找到“教父”秘密黑道事业的突破口。

警方发现,普洛文扎诺留下的不少纸条和信件中,有一部分内容是用密码书写的,而且出现的人名被一系列数字代替。

警方还试图破译那些字母和数字的含义,鉴于普洛文扎诺的年龄已高,不可能记忆全部的信息,因此调查人员认为其中可能隐藏着与“教父”

有关的其他黑手党成员以及那些被迫向黑手党交付固定数目的勒索金、被迫为普洛文扎诺服务的企业家。在一张纸条上写着“我给你5000,你去为T工作。”很明显,这是一个向某人行贿的信息。另外,那里还存有计算详尽的会计账目,很多纸条上也记述了关于巴勒莫省和省外黑手党纠葛的事。

代理检察官乔塞弗·皮嘉托内说:“这些文件说明他(普洛文扎诺)仍然牢牢控制着黑手党的事业,同时也表明他不仅是一个犯罪集团的头目,同时也是被所有犯罪团伙所接受的中间人和势力交锋的平衡点。

他们讨论的问题有时无关紧要,有的时候又相当严重,例如指定地区黑手党首领等。“

除了许多的纸条外,还有不同版本的圣经,并且在不同的书页上都画有符号。以前警方就怀疑普洛文扎诺有严重的宗教倾向,在2001年的一张纸条上的落款中,他签署着:“上帝保佑并且保护你。”

除此之外,窝藏地点还有很多的报纸。这些报纸几乎都是与警方的行动和最近几年的审判消息有关的,其中有一篇是2000年有关他的前助手、现在的司法合作者安东尼奥·玖富雷的报道。普洛文扎诺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他的愤怒:他将报纸上的字母剪下,然后贴成“叛徒”两个字。

难怪普洛文扎诺要关心“时事”。43年来,一些的政界和商界的人物一直在暗中保护并帮助普洛文扎诺潜逃,在过去几年中,已经有420多人因为与他有瓜葛而被捕。

在农舍里有一台电视机,在一些信件中,他的一个儿子还教他如何使用电视遥控器:“一直按键,直到出现英语为止。”安杰罗·普洛文扎诺将在5月中旬结婚,他在信中向父亲讲述了筹备婚事和已经在村庄里登记的事情。

“教父”与他的妻子萨维里亚是无话不谈。有一次“教父”在信中写到不想要面食了,而另外一次则称要吃他喜欢的奶酪。他写给妻子的信的问候语都是一样的,开头是“我的亲爱的”结尾则为“我爱你”。夫妻间的纸条大部分都是一些琐事,这也是被迫亡命在外的潜逃犯和家人联络的惟一方式,在最近几年中,普洛文扎诺仿佛与家人更亲近了。

普洛文扎诺的被捕绝对不会令意大利黑手党土崩瓦解,他们会迅速地找到一个人来填补权力真空,但是用什么方式,找什么人还是个未知数,为了争夺“教父”的位子黑手党会否再次陷入内战,还要人们拭目以待。

普洛文扎诺的落网,令西西里的克莱奥内镇居民一片欢腾,人们在载有普洛文扎诺的车子经过时大喊“混蛋”,同时把4月11日作为一个纪念日,同时将一条街道命名为“4月11日”。克莱奥内镇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2006年4月11日,标志着常年遭受黑手党欺压的克莱奥内镇居民的漫漫长夜已经结束了。”但是,事情真的会如此简单吗?

当警察冲进西西里乡村破旧的农舍逮捕普洛文扎诺的时候,这位“老板的老板”对他们说:“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逮捕他的警官雷内托·科特斯说“这是警方从意大利黑手党中经常听到的一句话”,他们认为这句话是普洛文扎诺在表明自己的无辜。普洛文扎诺甚至还对他们说:“你们听到的关于我的传闻都是谎言,那是错误的。”

但是专门报道意大利黑手党活动的记者萨沃·帕拉佐罗却认为,这句话传递了很微妙的信息。他说:“这绝对是很神秘的。普洛文扎诺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所谓的‘黑帮的和平’。”他怀疑这句话暗示了逮捕他之后,意大利黑手党会经历一个动荡的时期。

事实上,传奇人物普洛文扎诺的被捕对于意大利黑手党并不是致命的打击,他们还会生存下去,但是有可能由于继承人的争夺而陷入内战。西西里的反黑官员英格罗亚表示:“我们不能错误的认为普洛文扎诺的被捕就意味着黑手党的终结。普洛文扎诺不是黑手党的全部,他只是一个注解,不过他没有他的前任们那么独裁。”

分析家认为,虽然逮捕了普洛文扎诺对于意大利警方是一个“伟大的胜利”,但是他留下的权力真空不知道会被以何种形式填补。

在黑手党内部有两人物有资格接替他的位置,塞尔瓦托·皮科罗和马托·德那罗。正如他们的前几任“恩师”一样,这两个人也已经被通缉了好一阵子了,皮科罗是从1983年开始被通缉的,而德那罗是从1993年开始。皮科罗是个“守旧派”,今年63岁,与普洛文扎诺的关系很亲密。而德那罗来自形势严酷的西西里西部城市卡斯泰尔韦特拉诺,只有46岁,因为喜欢飙车、女人和金表,被誉为“花花公子老板”。

帮派战争是否爆发需要由意大利黑手党“内部的协调能力”来决定,当一名反黑检察官被问到是否担心战争爆发时,他说:“我时西西里人,我热爱这片土地,我将尽我的一切力量来组织战争发生。但是不久之后,逮捕普洛文扎诺所带来的权力真空就会被填补上。”(储信艳)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eistech.com/,那不勒斯

Add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